特稿:怎生此月照人间,不见圆时只见缺?——记中山大学医学院党总支原负责人苏家麒烈士(组图)——中红网

苏家麒烈士遗像。苏家麒烈士长眠于此。木棉树苍劲挺拔。

苏家麒烈士遗像

苏家麒烈士长眠于此

木棉树苍劲挺拔

把家乡建设得更加优美
苏家麒(1900—1928),幼名壬,字石生,广东省海丰县梅陇镇石洲村人,7岁入学,年少聪明。

    “五四”运动前后,海丰出现新思潮,家麒受反帝反封建思想熏陶,常参与学生会发起的宣传与作对日货活动。1920年,家麒从海丰中学以优异成绩考入广东公医大学(后改称中山大学医学院),时任海丰县长翁桂清亲自送他和柯麟(原名柯辉萼)两人抵达广州进学校。

    
当选学生会主席 请周恩来到校演讲
在广东公医大学学习期间,家麒思想进步,常在校刊发表想性很强的文章,曾以《庸医害人》为题,列举广大农村因经济破产,缺医少药,医生医术低下,架子很高,每每贻误人命,患者死亡率高,以至整个民族蒙受“东亚病夫”之辱。他呼吁医学界要树立救国救民思想,为中华民族争气。
当时的医科大学为基督教会所办,校长和要紧教职员崇洋媚外,不许学生漠不国事,还要学生信仰基督教。

    家麒对此深恶痛绝,常联合各班爱国同学作对学校当局诸多规矩。1923年,该校校长李树芬从美国捐款回来后,扬言已得到美国某石油大王拟定,医科大学要由美格氏基金会承办,还与英美传教士达保罗等密谋出卖学校。

    其时,家麒已参加了倾心社会主义的新学生社。以家麒、柯麟所在的医大26年级为主体的进步学生,在新学生社的支持下,同学校当局张开了作对驱逐洋奴职员的斗争。校方在震惊之余,宣布对26年级全体15名学生开除学籍。后在广州市学生会和新学生社干预下,校方不得已恢复被开除学生的学籍。
1924年秋,苏家麒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并被选为支部负责人和医科大学学生会主席。

    从此,医大学生会引导学生阅读《向导》、《中国青年》等进步书刊,聘请周恩来、廖仲凯等到校演讲,结构学生到农民运动讲习所听课,接受马克思主义教育。
1925年,家麒由共产主义青年团转入中国共产党(中山医第一批共产党员)。

    家麒和柯麟过从甚密,同彭湃也常往来。彭湃在广州时,曾多次过夜家麒宿舍并与之彻夜长谈。家麒则曾多次利用假期回到被誉称为“小莫斯科”的海丰故乡,协助发展农民运动、平民教育与平民文化活动。他协助平民医院下乡为群众治病,所得几百元报酬全部用来购买药品回赠给医院。他高超的医术和忘我的服务精神,深得海丰农会和群众的赞扬。
沙基惨案中救人 发动同学请愿
1925年6月,为声援上海的罢工工人,香港、广州工人也进行罢工,工人纷纷离职返回广州。

    6月23日,广东各界在广州东较场举行了声讨帝国主义在上海制造“五卅”惨案大会,会后举行了游行示威。

    中共广东区委要紧领导人陈延年、周恩来均参加了游行。下午2时15分,游行前队抵达沙基,转入菜栏街,后队行进在沙基、西堤一带。2时40分,沙面西桥旁的域多利酒店上一名外国人首先用手枪向游行队伍打响第一枪,已经处于戒备状态的沙面西桥脚的英法军队立即以机枪向沙基扫射,游行队伍走避不及,当场死伤多人。

    家麒身带药袋,奋不顾身投入抗议帝国主义罪行的示威行列,冒险营救惨遭枪击死伤的同胞们,用包扎止血、人工呼吸等现场救治了上百人。
沙基惨案发生后,广东国民政府立即向英、法、葡驻广州总领事提出最首要的抗议,26日又第二次提出首要抗议,并向各国领事提出:(1)此案各有关国派大员向广东革命政府谢罪;(2)处罚与该案有关系之长官;(3)除两通讯舰外,驻粤各有关国兵舰一律撤退;(4)沙面租界交广东革命政府接管;(5)赔偿此次死伤人员恤金。

    并要求交还沙面租界,赔偿死难华人损失,但驻粤英、法领事蛮横加以拒绝。29日,广州各团体要求对英实行经济绝交。

    同日,香港25万工人举行周全总罢工,并有13万人陆续撤回广州。
沙基惨案发生后,苏家麒带领学生演讲队同各院校爱国学生一起,向社会张开反帝爱国宣传。而广东公医大学当局竟阻挠学生参加爱国活动,并以出国留学为诱饵,企图拉拢分化学生。苏家麒等在党结构派来的周文雍、张善铭、杨石魂等同志指导下,发动全校同学向政府请愿。
1925年6月29日上午,苏家麒等率领学生队伍,举着“打倒帝国主义走狗,公医大学归并广东大学”、“阻止英帝国主义屠杀我同胞,为沙基惨案死难同胞报仇”的旗帜,浩浩荡荡来到国民党中央党部、广东革命政府等处请愿。

    这一爱国行动得到广州各界人士的赞扬和拟定,特为是得到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凯的支持。当天下午四时,大元帅府便发出公医大学并入广东大学的公函。
此时,把持公医大学的帝国主义走狗与国民党公安局长吴铁城、财政部长宋子文相勾结,欲以“莫须有”的罪名拘押家麒等学生骨干。7月5日,家麒等又以全体学生名义发表《第二次宣言》,揭露李树芬、吴铁城的阴谋。

    7月16日,廖仲凯施行革命政府命令,公医遂归并广东大学。

    从此,公医改名为广东大学医科学院,1926年6月又改名称中山大学医学院。由此,家麒也受到帝国主义走狗李树芬等人的仇视。
坚贞不屈 长留唏嘘在人间
1926年6月,苏家麒结业后被派到中山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任外科医生。

    此时,他担任了中大医学院党支部的要紧负责人。
家麒身体长久,性格刚柔兼济,对父母兄弟孝悌有加,但在政治上却很坚定。因他父亲和叔父阻止他的过激活动,他曾特意教其七岁和五岁的儿子唱革命歌曲,用以冲击老人们的旧思想。他妻子林萍曾忧愁地问他:“如果将来革命成功,俺家几十丁口,自耕田不多,若无田租可收,该如何是好?”家麒一掷千金地说:“你们也有一双手,难道不会劳动吗?”
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4月15日凌晨,广州国民党反动军警到中山大学医学院宿舍按黑名单捕人。

    家麒不幸被捕,初被拘禁于永汉南路南关戏院,同乡及车夫闻讯群集,叫家麒跳楼逃走,家麒未听(同乡们以前有病打电话,家麒负起药箱架单车到东堤珠江里免费替他们诊病,乡情深笃)。不久,家麒与同学余国英、张肇志被作为要紧政治犯转囚南石头“惩戒场”监狱。然而,每天都有群众携带生果饼干来探监,他们说:沙基惨案时,若无苏医生冒死营救,我们早已向阎王报到了,特来报恩!但苏医生能救活我们百几十人,我们却未能脱苏医生于剑芒,惭愧万分!他们流着眼泪留连,久久不忍离去……
国民党反动派对狱中共产党人使尽了种种酷刑,妄图用肉体的折磨来消磨革命者的意志,但苏家麒坚贞不屈,有头有尾他国泄漏党的秘密。在狱中,他还热心为患病难友治病,曾对一位被用重刑后已窒息的“犯人”作口对口的人工呼吸营救术,使该难友得以起死回生。他曾用灯芯的黑灰在卷烟纸上写下对真理的倾心和对反动统治阶级愤怒控诉的短诗和家信数十首(篇),托先后出狱的难友转寄回家。

    
1928年2月10日,苏家麒见到李树芬的手下到狱中认人,知道自己必死无疑,连夜疾写了《致父母亲暨诸兄弟》和《致妻儿》两份家书,嘱咐狱中难友李志超带出来。

    李志超被释放后,不负嘱托把苏家麒的遗书送到他家里,并叙述了家麒在狱中的一些情况。苏家人感叹:李志超真是有情有义!这两份遗书如下:
(一)致父母亲暨诸兄弟
父母亲、叔父母尊大人暨诸兄弟:
壬浮生宇宙廿八载,于此时中,费尽父母好多心血,用尽家庭几许金钱,又蒙兄弟手足之帮忙,方想学成,外役社会,内维家庭。何其志未成而祸已至,事未果而身已亡! 嗟乎!父病不能医,死不能葬,子职大亏,不孝之罪何赎?昊天罔极,劬劳之恩未报,只望来世。大家爱我惜我,鼓励我希望我,万分感激。大大对不住!人生自古谁无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不怨天,不尤人,已矣。恳求宽恕,千其勿悲勿哭。 夜深了,行矣。
不孝壬绝书 正月十九夜
(二)致妻儿
绿苹吾妻暨觉悟二儿:
我一生读书,方想学成,尽人民的一份子,为国家、为民族、更为病者解脱痛苦,让呻吟床第噭噭待救的病人,得以复苏,走上新生里程。其次,限衣俭食,负债累累的家未能报答,是我罪咎。离多聚少,未施行丈夫之责任,未负爸爸任务,大对不住你们了! 还连累你们凄凉痛哭捶心哭泣,太对不住。你其勿悲,自古圣贤皆有死,英雄亦有死,何独我也?人生里程,不外如是。

     你其勿悲,请宽恕我宽恕我,负起重大责任,咬实牙筋,担起母兼父职双重艰苦责任,教育两儿,务使成人,完成我志。 书到之日,我已阔别凶险人寰,到了极乐世界。你其勿悲,万望勿念我想我思我!哭至死去活来,其如两孤儿何?既死父,焉可死母?克苦忍痛,节哀顺变,你其勿悲。永别矣!
南石楼头独望月,闺中少妇只啼血, 怎生此月照人间,充耳不闻圆时只见缺?
家麒绝笔 正月十九夜
当时,党结构曾策划营救苏家麒,但自“宁汉合流”反共,尤其是广州起义失败后,反动派已对苏家麒等“要犯”埋下杀机。于是,1928年2月11日深夜,中山大学医学院党总支负责人、外科医生苏家麒在广州南石头监狱外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杀害,时年仅28岁。
(本文素材源自《海丰文史》第十辑)|<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