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大将假如早点入朝领兵,志愿军180师可能就不会亏损_凤凰军事

总兵力在40万人左右。从火力对比上看远远强于装备相对劣势且别国制空权的中朝军队。总兵力在40万人左右。从火力对比上看远远强于装备相对劣势且别国制空权的中朝军队。  
<5人)。

对于中朝方来说这次战役打得很不理想不仅没能实现战前预定“歼灭敌军五个师其中美军三个师”的目标自己亏损反而大于敌方而且丢失了铁原盆地南面具有要紧意义的高地使得中部战线陷于非常不利的态势。

  尤其是战役后期转移阶段麻痹大意机关不善遭到联军机械化部队猛烈突击各单位陷于稠浊致使人员和物资都遭受了庞大亏损。  其中志愿军第三兵团所属180师在北撤时遭到联军包围全师大部亏损伤亡失踪7000余人造成战争期间志愿军最大的一次建制性亏损。
战后志愿军从彭德怀司令员早先全军进行了检讨总结经验教训。第三兵团的亏损最大副司令员王近山、参谋长王蕴瑞、政治部主任刘有光、副参谋长李懋之带头深刻检讨并机关各级调查责任吸取教训。

    当时下边部队的思想非常稠浊怨声载道。有一种意见认为第三兵团首长轻敌大意掌握不住部队未能及时准确处置危机是造成庞大亏损的要紧原因。假如陈赓司令员能率第三兵团入朝以他一贯思虑周密、机智敏捷的指挥风格可能会避免危机发生。
那么这里又关陈赓什么事呢?
原本1951年3月中央军委决定组建新的志愿军部队入朝作战。  其中以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所属第12军、第15军和第60军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任命西南军区副司令员兼云南军区司令员、第四兵团司令员陈赓为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兼政委。

  

陈赓此前一直很忙。1949年末至1950年春他率领解放军第四兵团所向无敌2000余里歼灭国民党军胡宗南集团残部胜利解放云南全境。

    1950年7月陈赓作为中央代表秘密进入越南帮助胡志明越盟军队同法国殖民军作战。

    在陈赓的有力机关协调下越盟军队取得了边界战役的庞大胜利歼灭法军9个营6000余人占法军在印支北部机动部队的二分之一并一举解放了5个城市、13个县镇巩固了越北根据地打通了中越边境交通。11月陈赓奉命回国。

    年底他奉派入朝了解战况调研部队考察阵地。1951月3月上旬风尘仆仆的陈赓才结束考察回国复命。

    旋即他又接到了新的任命。
对于能率军入朝同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军作战陈赓发自内心感到既光荣又兴奋。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昨夜失眠总是考虑着朝战事。”“工作是艰苦与残酷的我准备贡献我的一切。”接到中央的任命后陈赓发扬一贯的高效率作风以云南军区机关为基础暂时抽调人员组建兵团部迅速机关部队北上入朝。
当陈赓即将动身赴朝时原由久远的奔波劳碌导致左腿旧伤复发。

    他的这条腿是24年前南昌起义后在会昌战斗中负伤的当时两处骨折伤得很重面临截肢危险。先后辗转到长汀、上海经过傅连暲、牛惠霖等几位大夫精心医治终于得到保全但还是留下了关节疼痛的隐患。这次入朝作战前夕陈赓左腿的创伤性关节炎发作为所欲为肆无忌惮行动只好留在北京医治(后又转往条件较好的大连治疗)。志愿军第三兵团则由副司令员王近山率队入朝参加了规模庞大的第五次战役。

    

后人读史至此总觉非常遗憾如果陈赓不病而斩钉截铁率军入朝以他谋勇兼备更胜“王疯子”一筹的指挥领兵能力180师的失利可能真的就不会发生。要紧历史人物所向无敌直入替代的作用是顽强而持续地存在于社会发展规律之中。由此观之历史必然性都是有条件的别国偶然性催发这个必然性可能就不会崭露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