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名誉院长潘懋元:九十七岁的一线锻练_校园频道_未来网

  就欧洲高等教育研究这一话题进行交流和探讨。沙龙的主人——我国有名教育家、厦大教育研究院名誉院长潘懋元坐在离门很远的沙发上静静地倾听着年轻学生们的观点不时也发表自己的看法。  就欧洲高等教育研究这一话题进行交流和探讨。沙龙的主人——我国有名教育家、厦大教育研究院名誉院长潘懋元坐在离门很远的沙发上静静地倾听着年轻学生们的观点不时也发表自己的看法。

    
  只要不出差32年来的每周六晚潘懋元的“家庭沙龙”都会在自家客厅上演。来参加沙龙已成为学生们来厦大教育研究院求学的“固定节目”。沙龙只是潘懋元育人的一个“战场”。潘懋元从15岁起初教书时至今日97岁的他依然躬耕在教书、育人、科研的第一线。他常说:“我一生最欣慰的是我的名字排在锻练的行列里。”
   敢为天下先
  20世纪50年代初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需要完整的理论来支柱。

    那时刚过而立之年的潘懋元在厦门大学讲授教育学并负责教务行政工作。他敏锐地意识到忽视高等教育的特点、硬把普通教育理论搬到高等教育中行不通必须建立有别于普通教育学的高等教育理论。
  1978年他在《光明日报》上号召“开展高等教育理论的研究”在《厦门大学学报》发表文章提出“高等教育”学科一系列需要研究和改革的问题首次向人们显示了高等教育科学广阔的研究领域和发展前景。

    1978年5月我国首个以高等教育为研究对象的专门机构——厦门大学高等教育科学研究室正式成立。

    这时距潘懋元把“高等教育”搬上讲台已过去了22个春秋。
  1986年66岁的潘懋元应邀去日本参加研讨会。

    听了与会欧美高校代表关于民办高校情况的报告后他眼前一亮脑中闪出一个想法:中国能否发展好民办教育?提出这个问题在当时需要一定勇气。那时对于所有制问题的探讨还比较敏感在教育这个行业里搞“私有制”怕是很多人会跳起来反对。为了说服反对者潘懋元采取了迂回策略。他对西方国家私立高校进行了深入研究又翼翼研究了国家政策和改革倾向于1987年初发表文章首先破解了发展民办高校的理论难题为当时刚萌芽的民办高等教育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支持。

    
  以实践检验理论
  “高等教育学不是一门纯理论学科而是应用性的社会科学。”对于高等教育学的学科性质潘懋元有着很清晰的意识。经过深入思考和研究1980年在湖南大学讲课时潘懋元正式提出教育有两条基本规律一条是外部关系规律一条是内部关系规律并指出两条规律马首是瞻亦步亦趋关联相互作用。直至今日这一理论还是高等教育研究的理论指导。

  
  “实践”也是潘懋元教学中的一个首要环节。  他创建了“自学—研究—教学实习”三结合的研究生造就模式。在前两个环节学生不是放任式学习而是带着潘懋元安排的题目进行学习和研究。“教学实习”环节则让大家把学习心得拿到课堂上讲其他同学来评析并随之伸开讨论。原由成效显著这一教学模式被推广至校外。2001年该成果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

    
  学生的航标和榜样
  在厦大教育研究院学生们的眼中潘懋元不仅是一个“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还是自己为人的航标和榜样。大家都记得潘懋元常说的那句话:“导师对学生在专业知识上的具体帮助不是最首要的首要的是方向上的指导、方法上的点拨及人格上的影响。”
  虽身为高等教育领域的“泰斗”但潘懋元从不摆架子。新生入学第一课听到潘懋元的第一句话就是韩愈《师说》中的“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他以此主张平等和谐的师生关系鼓励学生在学术问题上伸开论争。